世界的两极,将在上海再次相遇

摘要: 英雄依旧年少,青春永远不老。

10-11 04:27 首页 杨毅侃球

这本是一篇殳海在9月美国网球公开赛结束后写的文章,但因为排期问题,当时没能及时发布出来。好在这篇文章原本就有着有趣的第二落点,而我们也如愿等到了这个第二落点的出现:罗杰·费德勒和拉法·纳达尔,网球历史上最杰出的两名运动员都已经于日前抵达上海,而他们在2017年联手书写的,可能是体育史上都未曾有过的奇迹。


就在一年前的大概这时候,风光旖旎的西班牙马洛卡岛。

因为优美的风光和温润的气候,这座被誉为“地中海后花园”的小岛备受欧洲旅客青睐。可虽然常年游人如织,这天来到岛上的这位贵宾也还是太引入注目了,他身材高挑、笑容温暖,举手投足间自有雍容气度。

无数摄影记者闻风而动,一路跟随这位贵宾穿城绕路,他们最终都在一扇蓝色的大门前停下。那门上写得分明:拉法·纳达尔网球学校,不用问,这所学校属于这岛上最著名的那个家伙,而这位客人显见也并非是来马洛卡岛观光的。

纳达尔应门而出,笑意盈盈地迎向这位来宾——虽然身为马洛卡人,但纳达尔也不过刚刚回到故乡几天,而且此前他的心情也绝不像当地的天气那般晴朗。整个2016赛季的征战不顺在10月的亚洲之旅中达到顶点:中网止步八强,上海大师赛更是首秀即告失败,无数舆评忙不迭地给纳达尔写下新的生涯判词,断定他已经不可能再度回勇了——如此种种,纳达尔纵然脾气再好也着实笑不出来,可遇见眼前这位来宾,却让他瞬间忘却了所有烦恼。

如你们所见,纳达尔的这位贵客不是别人,正是他多年以来在赛场上最好的对手:罗杰·费德勒。

不管彼此的粉丝之间有怎样的深仇大恨,他们俩却永远都是一副相爱相杀的姿态:赛场上相杀,赛场下相爱。这次的见面一如既往,从那些堆叠出褶子的笑容里,你看得到他们喜爱彼此的真心。“拉法愿意邀请我来出席他的网球学校开幕式是我的荣幸,他此前就曾经给我讲述过开办网球学校的计划,所以当他发来正式邀请后,我当然会愿意与他共同见证这一切。”面对记者们,费德勒谈笑自若,甚至举手表示,有朝一日,自己的俩闺女、俩儿子要是想学网球,他就把她们和他们送来纳达尔叔叔的学校。

两个美好的人,一段美好的故事。但却偏偏又让人觉得美好之外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是了,作为现役的两位精英球手,他们本该换上球服继续奔跑啊,怎么这就如各界名宿一般,穿上西服侃侃而谈了?

诚然,罗杰·费德勒与拉法·纳达尔,这两个名字在网球历史的星河里闪烁着最耀眼的光。但同样无可否认的,当他们2016年在10月在马洛卡岛相逢时,费德勒与纳达尔都已经在各自网球生涯的下行道上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纳达尔连续10个大满贯无缘四强,费德勒连续17个大满贯没有冠军入账——虽然在某些场次、某些瞬间,你还是能够看到他们惊世的网球才华,可纵然伟大如费纳,又如何能与自然规律对抗,衰老与伤病死死缠住了他们的脚步,让他们俩在大满贯冠军排行榜上无法寸进……

韶华易逝,两位巨星风光不再;容颜未老,众神黄昏却已来临。回首11个月前,再大胆、再疯狂的编剧恐怕也写不出2017年ATP舞台上这出神奇的剧本。北京时间9月11日的上午,随着纳达尔3比0击败自己的儿时好友凯文·安德森,本年度四大满贯赛事宣告落幕,所有的四座冠军奖杯全部被费德勒、纳达尔瓜分,从年初两人在澳网决赛再度上演“费纳决”开始,网球迷们就一直在奔走相告着:原来在某些特别的人身上,岁月真的可以倒流,青春真的可以重来!

对,或许你可以说,他们最强有力的对手,德约科维奇、穆雷乃至瓦林卡都在2017年受到了伤病侵袭;或许你也可以指出,90后球员至今没能涌现出足以与费纳为敌的对手,整整一代人迄今未有任何大满贯冠军进账。中生代纷纷倒下,新生代接班不力,这才“便宜”了两个老家伙在2017年横行无阻。

可是,这不恰恰也是费纳伟大的证明吗?我们在少时就具备了挑战世界的实力,老去时依旧保有着与自己作战、与世界为敌的勇气。36岁的费德勒、31岁的纳达尔在2017年各自捧走两座大满贯到底有多么难能可贵?简单说,在他们之前,网球历史上唯一能在30+的年龄单赛季夺得不止一座大满贯的球员,唯有1969年的罗德·拉沃尔先生,澳网的主体育场现在就以这位老爷子的名字命名——随后48年间再未有人能做到的事,2017年一下子被两个人先后搞定了……

费德勒与纳达尔,这对好对手、好朋友在很大程度上就像网球世界里的两极。前者惊才绝艳,不仅十八般武艺无一不精,更有单手反拍潇洒一击,每一次出手都挥洒着艺术家的美感;后者斗志旺盛,怀抱着对每一分永不放弃的精神,任凭对手攻势如狂风暴雨,每一个回合都表现出斗士的倔强。

可就是这样两位本已在各自领域里登峰造极的球手,在2017年展现出的,是令人足以感动落泪的进步:31岁的纳达尔,早已完成了彻底的自我改造,从昔日那个世界第一防守大师,进化为一个以进攻见长的全面球手;36岁的费德勒,为了提升单手反拍的稳定性,甚至还在不断修正着自己的击球动作。

说实在的,这是两位早已品尝过一览众山小滋味的球手,我并不认为他们内心给自己设定了任务表之类的东西:我一定要回到世界排名第一、我一定要再夺大满贯冠军,这些单纯的数字并不是驱使他们前进的动力。对他们来说,内心的那句台词应该是:“既然还没有放弃,既然我依旧热爱,那就继续向前走啊。”

温文尔雅的费德勒,害羞腼腆的纳达尔。这是当今体育世界里几乎最没有黑点的两位运动天才;也是古往今来网球历史上成就排名前二的代表人物。作为纳达尔在美网决赛的对手,南非大炮凯文·安德森说:“我从小就开始亲眼目睹他的一切,他是我们这项运动最好的宣传大使之一。”

诚如斯言,或许时至今日,豆粉与奶粉仍然不愿意拥抱彼此,可请相信,钟情费德勒也好、喜欢纳达尔也罢,你们都该庆幸自己是这个伟大网球时代的见证者。贝利不曾与马拉多纳正面对决,阿里也没有机会和泰森打上一场,只有在网球世界里,你们成为这两位超人迄今合共拿下35座大满贯的见证者。他们的成就,前已经无古人,后未必有来者。

对于这么两位运动员,用语言来描述他们到底有多么了不起,似乎怎么说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我们不如,再讲一段一年前发生的故事吧。

一年前的2016年10月,上海大师赛某场比赛的赛后采访,彼时排名世界第一的英国球手安迪·穆雷被拉到场地中央,对着现场和电视机前的万千网球迷,穆雷许了一个愿。

“对于网球界来说,我只希望费德勒和纳达尔都能够健康地度过2017赛季,并且再次找到最佳状态。因为我觉得只有他们俩在的时候,网球才会更有看头,这是史上最出色的两位球员,或许他们只是今年不够走运罢了,如果他们来年能够保持健康,我想对网球来说会是一件好事。”

感谢蕾蕾,去年在上海,你和所有网球迷一样,为费纳双双跌出世界前10而心碎哀叹,可你许下的心愿却已经成真了,他们不仅健健康康地打完了四大满贯,而且美网过后,纳达尔与费德勒还重新占据了ATP世界排名的前两位,如你所言,“只有他们俩在的时候,网球才更有看头。”

所以,何其光荣。穆雷在2016年10月许下的那个愿望,让我们在2017年的10月收获幸运,费德勒纳达尔已经双双来到上海,不久前的拉沃尔杯上,他们俩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成为队友,合作出战了一场双打表演赛,让球迷们直呼活久见之余,两个人在比赛中所呈现的默契与甜蜜,让整个世界热爱网球的人都对着屏幕傻乐良久,“你看啊,纳达尔高压时候费德勒那个逃跑的姿势,也未免太可爱了。”

就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网球赛季将近尾声时,费纳双双抵达沪上,他们不出所料地被分为头两号种子,将各守上下半区。

那么,费纳决,这三个说起来都让人心旌摇动的字眼,会在本年度首度于中国上演吗?一旦他们在旗忠再度相逢,就必将是为上海大师赛的金杯展开最终决战。

我们期待着这样的画面。但更重要的是,当时隔整整一年,他们见面时不再是西服笔挺的垂老名宿——他们的笑容,他们的身姿,都一如我们记忆中的模样。


首页 - 杨毅侃球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