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 9.8 分的小说,带你走近空姐们最真实的一面 | 爱情小说

摘要: 《空港:云霄路上》是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职业女性故事组首奖作品《空港》的长篇小说版,还在连载中就已经获得了 9.8 分的极高评价,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11-07 23:04 首页 豆瓣阅读

拥挤的候机室,晚点的飞机,疲惫的旅客的脸,温柔的拥抱和告别……

机场是旅途的起点与终点,看起来冷冰冰,却是一个被喜怒哀乐注满的特殊地带。人们来来往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那些真正在航空公司上工作的男女,会有怎样的经历呢?他们面临怎样的职场问题?又将遭遇什么样的情感纠葛?

今天要为大家推荐的小说《空港:云霄路上》就从民航业从业者的视角出发,讲述了女主人公在职场与爱情中的个人成长,也描绘了在惊心动魄的社会大事件之中,平凡人们细微又真实的情感。

《空港:云霄路上》是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职业女性故事组首奖作品《空港》的长篇小说版,还在连载中就已经获得了 9.8 分的极高评价,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

楔子

这一天,天气非常炎热。天气女郎含着笑,声称这是近年来罕见的高温。首都机场有一个货运航班起飞后起火,60 个航班空中避让,最后平安落地。罗真真成功考上空乘,给王泳发了穿制服的自拍,她没回应。张白看到国际新闻,给王泳发消息,她也没回应,给她打电话,已关机。

此时此刻,她在伊斯坦布尔机场,航班全部延误,店铺悉数关闭,战斗机在停机坪上方朝下俯冲。

这一天,王泳困在机场里,内心天人交战:万一他回不来,她怎么办?要出去找他吗?

像敏感小动物,她隔着门,听到外面脚步声凌乱,人声含混。

候机楼正在微微摇晃?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也许是刚才那架 F16 大家伙,给她头脑留下残影,像女巫施的黑魔法。

这礼拜室挤满人,有人进入,有人离开。

一开始,王泳还能够辨认出这些人身上的香水味,渐渐地,她的味觉麻木。她想,有很长一段时间,香水味都要跟恐惧情绪连接一起。

礼拜室的门突然被撞开。猜不出国籍的男子冲进来,睁大眼睛四处张望。他手里握着手机,高举着,问每个迎面遇上的人「你见过我女儿吗」。不是所有人都听得懂那蹩脚英语,但他的焦虑强烈感染对方。

手机里,小女孩深色头发,笑容甜美。

人们面带遗憾,摇摇头,他脸上的灰白惨黯下去。

当男人来到王泳跟前时,她决定用肯定句式来传达否定的意思。她说:「你试试在其他地方找她。」

男人涨红脸,握拳点点头,像醉酒般离开,背影令人心碎。

这时,一直坐在王泳身旁那两个法国男生,开始交头接耳商量什么。其中一人穿黑色宽松毛衣,鼻子旁很多雀斑,扭头问她:「你男朋友回来了吗?我们打算出去看看情况,你要不要一起?」

他们跟王泳一起到这里避难,也注意到她身边人走开已久,对这努力掩饰惶恐的女孩心存善意。

她甚至忘了回应,那不是她男朋友。在她犹豫的片刻,轰炸声突然从外破门而入。两个法国男生下意识用手抱住头,其中一个嘴里骂了句什么,又靠着墙坐下,神态颓废。他们不打算离开,也不再跟王泳说话。

她指尖发凉,环顾四周,只见有人开始祈祷。或身体匍匐在地,双臂往前摊开,脑袋贴地。或双手合十,摆正嘴唇下方。

王泳忽然想到了那句话——防空洞里,没有无神论者。

她小心翼翼,两手掌心贴合,将脑袋朝天空方向仰起,默默念着:

「如果可以的话,请让他安全回来。」


始发站 1-1 加德满都宵禁

踏上飞机时,王泳并不知道这趟航班会取消。

初冬时节,加德满都的夜很冷。

王泳第一次到这里出差。魏太后在旁用手扇着鼻子:「这地方也太脏乱差了吧,到处是垃圾跟鸽子屎。」

魏姐是王泳的上司,人称魏太后。其他人听说王泳要陪她出差,纷纷表示同情。

王泳身板小,一手提一个大购物袋,魏太后采购的羊毛围巾披肩挂毯满满当当,像卡通片里的喜剧角色。魏太后自己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跟她抱怨:「跟你说,我在航空公司干了二十年,去欧洲美加出差就没轮到我过!」

王泳言不由衷地说是,心里却想:尼泊尔哪里不好了?

众神之国。拥堵街道。老城。寺庙。动物与摩托车。天上很亮的星。一脸猎奇的白人游客。饭店门口笑着经过的年轻人。坐在杜巴广场的沉默老人。

入职还不到两年,这是王泳首次出差。目的地是她向往已久的尼泊尔。本来这机会落不到她这种「半实习生」头上。但偏偏这出差只有两天半,回来后还要交报告,还要陪魏太后,都不情愿。

魏太后自己也有考虑。她需要带个英语足够好,自己又看得顺眼的年轻女生。向来低调的王泳,最合适不过。

当地站长老周一路送她们过了登机口,客气地笑着:「下次来玩,一定找我。」

「一定一定。」魏太后也客气地笑。转过身,笑容往下一撇,声调往上一扬,「才不呢。」

按规定,他们出差只能坐经济舱。但老周有眼力见,提前为魏太后升舱。魏太后踏入客舱,眉梢挂上几分得意。

尽管她只是值机科主任,职位不高,但老公是公司人力资源部招聘主管。老周的儿子明年就大学毕业了,正是找工作的关键时刻。

王泳跟魏太后分开坐,被安排在经济舱第一排。她乐得清闲,庆贺耳朵终享自由,魏太后儿子在加拿大夏令营的事不用再激荡她耳膜。一上机,她就跟空乘要了毯子,拿出眼罩戴上,打算一觉睡到家门口。

打个盹醒过来,她发现身边很吵杂,人群喧哗,好几个人站起来激动地说着什么。

她迷迷糊糊地摘下眼罩:到了?

只见到空乘站出来,用腔调奇怪的英语解释,说飞机正在除冰,请大家稍微等待一下。

王泳听到身旁那人从鼻腔里发出了「哼」的声音。她转头去看,发现那是个亚裔男子,驼色外衣,深色围巾,极淡的白檀味,她居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感受到她的目光,那人瞥了她一眼。

好一双漂亮的眼睛。

那人手机响起,他以英文应答。王泳低头翻报纸,耳边捕捉到什么航班什么机场的字眼,心里暗想:莫非是同行?

这时,客舱众人鼓噪得更厉害了。「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飞啊?」不同语言,同一问题。

王泳放下报纸,拉过空乘,指指自己胸前的工作牌,低声问她怎么回事。小空乘苦着脸说:「飞机机翼结冰了,但是没有除冰车……现在几乎没法除冰。」

她明白了。这个机场,恐怕除冰设备不够。如果顺其自然,冰融得慢,航班会延误。雪上加霜的是——加德满都机场夜间实行宵禁。关闭前还不能起飞?航班会取消。

她环视一圈这机舱内的人:要是航班取消,他们估计要把机组生吃了。

王泳解下安全带,穿过喧闹人声,踱到前面魏太后跟前。魏太后正在打电话,嘴往下耷拉,王泳听了会,知道她在打给老周问情况。

「明天是周末呀!我还约了人哪,回不去可怎么办。」看她语气,像是世界末日来临。

真有意思。

眼前这个在值机柜台前服务了十五年的人,平日教他们怎样在航延时应付旅客。可轮到自己成为旅客时,并没有变得多么耐心。

「魏姐,现在什么情况?」

「哎呀,我听老周说,机组刚才下机检查时,发现飞机机翼内侧下面有什么层状结冰来着。现在地面环境温度又不到 10 度,飞机驾驶舱仪表上,机翼温度是零下几度的,冰块融得可慢啦。这破机场设施不够,人也不够……」

(未完。)

//

 - 叶小辛作品 - 


空港:云霄路上

叶小辛

豆瓣评分 9.8

限时免费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免费领取)

王泳觉得最近很倒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 VIP,被分去不想去的部门。更倒霉的是,搬到新住所,发现新邻居正是当日投诉她的金卡旅客,秦希。


刚开始工作,她就犯了致命错误,同事胡昊替她瞒过上级,两人合作日渐紧密。某天加班后,胡昊送她回家,偶遇秦希。渐渐地,她对工作上手,只是胡昊跟秦希的过往交集还是个谜。此时,胡昊接到国家紧急撤侨任务,她被安排一同前往异国执行任务……


对王泳来说,有三样东西最难以捉摸:


胡昊的内心,秦希的过往,自己的未来。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订阅《空港:云霄路上》。


首页 - 豆瓣阅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