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一带一路

摘要: 中国“一带一路”大战略,就是以产能输出为目的、以基建、高铁、核电为产业载体、以金融贷款和市场互联互通为优势配套措施的,把中国经济进一步做大做强的国家经济大战略。

12-11 15:30 首页 陈老师开讲

随着习大大对美国和英国点穴式外交的高调进展,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关心中国的“一带一路”大战略。很多同学建议陈老师开一讲,那么趁着周末下午的休闲时光,本人就描红一番,对其进行一番解读。

一个国家的大战略是由最高执政团队制定的,为“国民生活水平提高和国家繁荣发展”这一最终执政目标所服务的手段。同理,习大大提出的“一带一路”就是为中国国家和民族经济利益服务的大战略(这里必须要强调是经济利益,因为一个国家的利益有两个层面: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当然,这两个方面不是独立的,在很大程度上是相辅相成的)。要了解“一带一路”的本质,就必须要了解其制定的逻辑和中国经济大背景。

在改革开发的前30年,中国的经济矛盾主要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生产力不足之间的矛盾”,说简单点就是“产能不足”。在这个阶段,企业或个人,只要能生产,勿论质量和效率,就能够获得利润,因为市场需求大于供给。(对于80后而言,“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生产力不足之间的矛盾”是从小到大政治经济学书本上的经典教条,但又有多少人真正读懂了其中含义,把它应用到实际生活当中,去制造产能和获取利润?所谓“读死书”,莫过于此啊。)

2008年经济危机为分水岭,中国社会彻底告别“产能不足”,迈向“产能过剩”的新时代。钢铁、煤炭、水泥、电力等基础原材料和传统行业均处于严重产能过剩状态。就钢铁行业而言,据统计2010年我国钢铁年产量约6亿吨,但实际需求量在3.5亿吨左右,过剩率超40%。为了进一步保障中国经济健康稳步发展,我们有两手措施:

1.对内深化改革。既然中国经济在国内市场的蛋糕很难再做大了,那么我们就要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进行产业和消费升级,改善蛋糕的质量,以及提高蛋糕分配的公平度。

2.对外输出产能。在经济全球化之前,产能过剩就意味着经济危机:大量企业快速倒闭,以最粗暴的方式排除过剩产能。但在经济全球化及发展不均衡态势的今天,我们有更好的选择:将我们过剩的产能输出到产能不足的,世界其他的市场上去,把中国经济蛋糕进一步做大。


中国“一带一路”经济战略的总目标就是对外输出产能。那么产能输出的载体是哪些呢?结合中国自身的竞争优势及世界市场的大环境,我们把产能输出的载体定在了基建、高铁、核电三个大的产业上。其原因有三:

1.这三个大的产业是世界各国,特别是处于后发优势的发展中国家的刚需产业,同时也是中国自身发展30年来积累的优势产业。

2.这三大产业是对基础原材料、资金、人力等消耗特别大的产业,产能输出能力强。

3.这三大产业面对的市场不是消费者自由竞争市场,而是各国政府主导的市场。这样一方面可以弱化西方高科技企业面对我国企所拥有的科技优势,另一方面突显我国企强大国家金融背景和政府公关能力的优势,真正的扬长避短。


既然制订了以基建、高铁、核电三大产业为载体的产能输出战略,那么怎样来确保这一战略在执行上的优势呢?

首先,我们来看看我们自身的优势。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在这四个大的产业积累了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优势。基础建设就不用说了,改革开发30年来,中国在基建上的产能超过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毋庸置疑的世界第一;中国建设和运营的高铁里程数量相当于世界其他各国里程数量的总和,再加上中国国土面积广大,地形多样,因此中国高铁建设经验和实力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中国是世界上三个(美、法、中)拥有自主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国家之一,而且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第三代核电站建造投产的国家比美国还早两年半。也就是说,这三大产业完全是中国具有世界顶级竞争力的产业。

其次,我们再来看看其他国家的需要。希望发展基建的国家有很多,“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也不也只是中国人民才懂。但真正有巨大资金进行先期投入的国家却寥寥无几,大多数国家面临着“若不富,咋修路”的矛盾。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制订了配套的产能输出金融政策。在改革开放30年过程中中国政府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现在正是时候将这些财富投资于我们的战略执行过程当中。我们的逻辑是,只要“修好路”,你们“就能富”,因此我们借钱给那些有潜质富裕起来的国家,购买我们的“产能”进行基础建设,等他们富裕起来之后,我们连本带利收回投资,而亚投行就是在这个逻辑上建立起来的金融机构,为需求国家购买中国产能进行融资。这样我们产能的输出切实帮助了被输出国家的发展,对需求国家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双赢”政策,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国际社会上受到尊重的原因。(陈老师个人认为“国家金融助力国企产能输出”的战略配套措施,是那些所谓的“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国家可望而不可及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

说到这个金融配套,要多说两句题外话。中国对被输出国的金融贷款刚开始可能是以美元为中介货币,毕竟美元是国际贸易结算国币,是大多数国家接受的货币形式。但是中国的目标绝不仅限于此,中国已经越来越多的和其他国家签订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也就是说,最终中国的金融贷款最终要争取以人民币的形式落地,这有两大好处:

1.确保金融支付安全。很多人可能不清楚,只要用美元进行国际贸易结算就要使用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该系统完全由美国掌握。一旦美国对某国家进行经济制裁,那么任何国家和该国之间的由美元结算的贸易就不能进行支付(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要积极促成伊朗核协议的达成,因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使得中伊之间的石油和军工贸易支付停了好久了,中国也很急。我都能够想象得到,中伊为了能够达成核协议所做的妥协:承诺伊朗生产的石油不以美元以外的货币进行结算)。也就是说,中国产能输出生意的金融脖子一部分是卡在美国人手里的。但是现在中国已经建成了人民币境外支付系统,一旦和其他国家建立双边贸易互换,美元支付就被彻底的跳过了。

2.确保货币流动的灵活性。中国虽然有近4万亿的美元储备,但是毕竟这也是有限的。如果能够使用人民币对被输出国进行贷款,那流动性就变成无限的了,中国央行印多少有多少(这也是目前美元霸权的效果)。

最后,我们来看看其他国家的增值收益。为了进一步确保我们产能输出的优势,除了以上配套金融支持外,我们还承诺市场的“互联互通”。也就是说,只要需求国接收了中国的基建产能输出,那么中国国内市场就可以接受该国的不对称优势产能,例如自然资源、农产品、其他高科技产品等。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中产阶级数量国家,中国市场开放的利益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言而喻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只是单向输出产能,而是以市场换市场,让被输出国也双向收益。

说到“互联互通”也要多说两句题外话。现在国际贸易的商品路径80%以上是海运,但是国际上所有海上通道都掌握在美国手里,所以我们“互联互通”的先期重点,肯定是放在“一带”上也就是“丝绸之路一带”。因为“一带”实际上指的是亚欧大陆的联通地带,如果中国的基建、高铁产能输出能够把亚欧大陆之间的联通从陆地上打通,则会大大削弱美国所掌握的国际海运航道的价值,因为亚欧大陆之间的国际贸易价值占全球的60%以上。当然中国也在大力发展“战略运输”力量,力求能将有优势的中国空、陆力量投送到亚欧大陆的各个地区。同时中国绝对不会放弃在“一路”即“海上丝绸之路”上发力,因此中国一定会建设强大的远洋海军,和美国共享某些国际上的重要国际贸易海上航道,例如占国际贸易运输量30%的南中国海。(南中国海的矛盾,绝对不是中国申称的主权矛盾,也不是美国申称的航行自由矛盾,而是谁在这个重要航道上掌握主导权的矛盾)。因此要实现“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就一定要把“中国的利益在哪儿中国的军队就在哪儿”的策略落到实处。而在现阶段,中国的军队离这个目标还比较远。如果在中国利益存在的海外某处和美国存在争端怎么办?这时中国有两个选择:

1.通过在其他中国可以发力的地方进行反制。例如美国制裁伊朗,损害中伊贸易利益,我们就在朝鲜核问题上不配合,或在联合国上利用自己的反对票制衡美国要达到的其他目标。

2.积极倡导在联合国框架下进行政治协商解决争端,绝不让美国把争端斥诸武力。

所以说,在现阶段,“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绝对不是空话。中国要维护世界和平不是因为站在道德高度,而是有利于自身的利益,反倒是美国,随时有动用武力的冲动。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做一个总结:中国“一带一路”大战略,就是以产能输出为目的、以基建、高铁、核电为产业载体、以金融贷款和市场互联互通为优势配套措施的,把中国经济进一步做大做强的国家经济大战略。在该战略落地的过程当中,同时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结算、从陆上打通亚欧大陆的国际贸易,把亚欧大陆做成利益共同体、以及和美国共享部分国际贸易海上航道三大效果。

经过以上透彻分析之后,再来看日本新干线在国际市场上搅局中国高铁就显得特别幼稚和可笑。新干线相对和谐号,技术上各有千秋,但在运营经验和地形适配度上就稍逊一筹了。如果再考虑到中国金融贷款和市场互联互通的优势,新干线在和谐号面前就不值一提了。


首页 - 陈老师开讲 的更多文章: